書城聚落 >  老千 >   第981章 年少輕狂

-

“我舉個例子吧。就拿這些年比較火的蘭花、藏獒和天珠來說。這些東西,本身冇那麼值錢。但在佈局者的一番操控之下,價格飛漲。而入局的人買到這些東西,他永遠不會說這個東西不值錢。因為他要找接手的下家。擊鼓傳花,鼓壞花落!”

小朵依舊是一頭霧水,反倒是房楚開和洪爺早就已經明白了。

尤其是房楚開,更是直接問我說:

“需要我做什麼?你安排,這一次我做你的小弟!”

我笑了下,看著機艙外,說道:

“第一,搞一次中外年輕畫家書畫比賽,花錢請幾個真正重量級的年輕畫家參賽。舉辦單位的名頭也要搞的大一點,能寫多大寫多大。看著必須要能唬住人!”

房楚開想都冇想,立刻點頭。

“這好辦,下機我就讓助理立刻安排!”

“第二,謝一柳必須是一等獎,和她同為一等獎的,必須是世界知名的年輕畫家!”

“這是碰瓷啊?”

洪爺笑著說道。

我指著桌上的菸灰缸,說道:

“對,就是碰瓷。你想想,如果滿屋的元青花裡摻雜一個水晶菸灰缸。就算它再不值錢,也會被人高看一眼的!”

說著,我又看向了房楚開,繼續道:

“第三,提前聯絡知名的拍賣行。書畫比賽結束後,謝一柳的作品便上拍賣行。我們自拍自買,注意,一定要拍出一個當代年輕畫家的最高價。不能心疼錢,可以讓拍賣行多賺點傭金。同時還有一點很重要,一定要花錢找一批國內外知名的媒體,尤其不能忽略各大網站論壇。宣傳的效果要達到讓普通人都知道,國內有個年輕畫家,一幅畫拍出了天價……”

老黑看著我,好奇的問了一句:

“小六爺,最後呢?不等於我們買了一批不值錢的畫嗎?”

老黑居然也開始思考了,我看著他,笑著反問:

“這個時候,她的畫還不值錢嗎?”

老黑冇懂,我笑著說道:

“最後一步,就要請我們的老朋友賀小詩出場了。房總,如果這個局做好了。這筆錢不但不會賠,甚至還能賺。到時候,你那塊地可能也會到手……”

房楚開靠在椅子上,他倒吸了口冷氣。

看著我,好半天才說了一句:

“初六,這種局你是怎麼想出來的?”

“不是我想的,是老祖宗留下的!”

“哈哈!”

房楚開大笑,說道:

“說的我都想入你們千門了!”

…………

岱宗夫如何,齊魯青未了。

齊魯大地,人傑地靈。

當年我和六爺曾來過省會泉城,不過也隻是呆了幾天而已。

一下飛機,我們先去了酒店。

安頓好後,又去附近痛快的吃了一頓把子肉。

與此同時,房楚開的人已經把那位謝大小姐的活動軌跡,發給了我。

這位謝大小姐最近迷上了蹦迪,每天晚上都是呼朋引伴,必去一場。

到了晚上九點,我們一行人便去了謝一柳常玩的,一家叫星光的酒吧。

開著房楚開給我們配的車,到了星光酒吧門口。

因為這次我們必須要裝成正經人,而老黑和啞巴長得太過凶神惡煞,我便讓兩人在車裡等我們。我和洪爺、小朵進了酒吧。

酒吧晚場剛剛開業,裡麵的人並不多。

我們三人走了進去,一個服務生立刻迎了上來:

“幾位老闆,訂位置了嗎?”

這種地方我並不熟悉,而洪爺卻熟練的掏出一百塊錢,服務生嫻熟的收了過去,同時更加恭敬的說道:

“我們這裡有v卡,w卡,高卡,還有散台。v卡低消三千,請問幾位選什麼位置?”

我根本聽不懂服務生說的是什麼,倒是洪爺輕車熟路。

“就v卡吧,找個好點的位置!”

跟著服務生走到裡麵,洪爺指著一個放著牌子的位置,對服務生說道:

“這裡不錯,就這兒了!”

服務生立刻歉意的說道:

“不好意思,老闆。這裡是謝小姐提前預定的。你們可以挨著她,旁邊就有位置……”

話音一落,就聽門口處傳來一陣喧鬨聲。

一回頭,一群二十左右歲的年輕人,吵吵鬨鬨的走了進來。

走在最中間的,是一個十**歲的女孩兒。

她年輕貌美,身材窈窕。染著紅色短髮,穿著皮裙皮褲。

十一月的齊魯,天氣已經很冷了,但她依舊光著腿。

這就是我看過照片的謝大小姐,謝一柳。

走到我們跟前,謝一柳看了一眼服務生,問說:

“誰讓你們在我卡座麵前站著的?”

我見過囂張跋扈的人,但卻冇見過這麼霸道的人。

站在她卡座麵前,居然都不行?

服務生卻不敢得罪她,點頭哈腰的連聲說道:

“謝小姐,我是帶客人坐你們鄰桌。不是刻意站在這裡的……”

“是嗎?”

謝一柳忽然笑了,忽閃著大眼睛,看著服務生說道:

“看你嚇的,我有那麼可怕嗎?”

說著,就見她回頭拿起桌上的一瓶洋酒,朝著服務生的懷裡一推。

“把它乾了,我就不怪你了!”

服務生一臉為難的看著謝一柳,謝一柳也不在意。一抬手,摟著服務生的肩膀,撅著小嘴,說道:

“姐姐請你喝酒,你都不給麵子,那我可就不開心了!”

我不知道她開心會是什麼樣,但我能感覺到服務生的害怕。

就見服務生打開洋酒,苦著臉說道:

“我現在就喝!”

說著,服務生對著瓶口,咕咚咕咚的就喝了起來。

而謝一柳和她的同伴們,竟開始鼓著掌,打著節拍,高喊著加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