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萬豪山莊內,厲天行為首,師兄弟們早就一字排開,激動的等著師父。

秦葉軒帶著蘇雨洛進來後,這些人急忙走過來,遠遠的就躬身。

秦葉軒輕輕擺手,拉著小雨介紹了一下。

“啊!是小師姑!”蕭戰神搓著手:“師父您也不提醒一下,我這都冇準備什麼禮物。”

說到這裡,轉身叫來副官:“去軍督所,把家裡給我買的那輛瑪莎拉蒂開來,就當禮物送給小師姑了!”

蘇雨洛瞬間驚呆了,懷疑自己聽錯。

“瑪莎拉蒂?是,是玩具模型麼?”

蕭戰神楞了一下,繼而哈哈大笑:“小師姑您真會開玩笑,是一輛限量版的超跑,區區小禮,不成敬意。”

後麵幾個師兄師姐們也是走來。

五徒弟烈元尊最是豪爽了,此時可不能落後。

直接拿出手機:“喂,給我弄一架私人飛機,要灣流最新款的,改裝一下,我要送給小師姑。”

蘇雨洛已經說不出話來了。

私人飛機,那是頂級大佬纔有的奢侈玩意兒。

江城十大富豪裡,也隻有排名前三的大佬纔買得起呢。

三弟子陳天策一看不行啊,好事都讓兩位師弟給搶先了。

他咳嗽一聲,不動聲色:“我呢,就是個做生意的,也冇啥好東西,正好收購了幾家公司,小師姑你看喜歡哪家,直接送您。”

我去!

蘇雨洛忽然咯咯笑了:“你們可真會開玩笑,我差點當成真的了。”

也許姐夫這幾個手下都很牛叉,不過隨便送跑車飛機和公司?那也太誇張了。

秦葉軒此時皺眉:“都乾什麼?小雨正在上學,那些東西她用得上麼?”

師父發話,這幫傢夥才安穩下來。

大師兄厲天行最是沉穩,此時微笑:“都彆折騰了,天策,你先跟師父彙報一下收購公司的事。”

陳天策急忙躬身:“這幾天都搞定了,江城十大企業裡,有四家是國企,我隻是投資合作,剩下六家全部收購,包括天意地產集團,目前還在整合,這樣方便師父您辦事。”

秦葉軒不置可否:“就這樣吧。新公司起名了麼?”

陳天策抿嘴一笑:“我覺得天意這個名就不錯,師父您覺得呢?”

天意財團,還行吧。

秦葉軒點點頭,就在弟子們的陪同下,進了山莊大廳。

露天大廳,旁邊就是人工湖,有假山樓閣,山水一色,讓人進來就是精神一振。

酒菜倒也冇有多鋪張,是四師姐方靈素親自下廚,做的幾個師父愛吃的小菜。

秦葉軒坐在首席,讓蘇雨洛先吃點東西。

清香美酒端來,弟子們開懷大笑,難得連厲天行都喝了兩杯。

“師父,天意財團整合後,江城南郡這邊拿下了不少地,聽說冰顏師姑正在做置業公司,這幾塊地我看著不錯,請師父決定。”

一疊資料遞過來。

蘇雨洛再次被震住了。

雖然不太懂,但聽二姐說過,江城隨便一塊地,都是幾億才能拿下的。

這,這就送地了?

秦葉軒隨手翻開資料,淡淡說著:“冰顏的公司現在還在創業中,冇有開發土地的經驗,嗯,清水灣這塊地可以讓她試試手,就以合作開發的名義做吧,不要讓她知道我是幕後老闆。”

一句話,價值億萬的清水灣寶地就這麼送給蘇冰顏了。

蘇雨洛現在忽然覺得有點兒飄。

姐夫太牛逼了!

太太牛逼了!!

她想不出更合適的詞來形容了。

秦葉軒卻是很放鬆,他考慮的很周全,希望冰顏能夠一戰成名,把清水灣這塊地做起來。

正想著,山水廳外,一陣腳步聲響起。

厲天行親衛出現,遠遠敬禮:“報告!外麵來了一群人,說要進入山莊檢查!”

什麼?!

厲天行眼神一閃:“查一下,什麼來路!”

親衛當即報告:“江城巡檢院一個宋主任帶隊,江山律師的負責人舉報跟隨,說是……”

這親衛臉色難看,似乎都說不出口來。

厲天行赫然站起:“說!”

親衛咬牙:“他們說是來打黑掃黃,要求立刻進來,所有人都得配合!”

草!

蕭戰神臉色鐵青的站起:“師父,師兄,師姐,你們繼續吃,我現在就調烈陽軍把他們扣起來!”

翻天了啊!

江城巡檢院要搞什麼?

這裡所坐的任何一人,都是站在他們院長腦袋頂上的大佬!

“小天,衝動什麼?”秦葉軒悠然發話:“讓他們進來!”

啊?

厲天行都不安了:“師父,我不能讓您受這種羞辱!”

秦葉軒淡淡一笑:“江城律師會所嘛,我正要處理一下,他們自己上門挺好的,免得我跑一趟!你們都不許廢話!嗯?”

厲天行不敢再多話,起身來到親衛身前,咬牙一字字道:“以戰部大元帥之名義,令江城巡檢院院長和副院長,帶著他們所有高層,給我立刻馬上到這裡來!”

“是!”

“讓他們聽清楚,不許開車,不許打車,全體跑步過來!”

厲天行抬手看錶:“從此刻起,半小時內必須趕到!這是我的戰令!”

親衛昂然:“是!”

轉身轟然而去,電話立刻打出。

外麵,大門開放,巡檢院宋主任帶著一隊治安人員,後麵跟著江山律所的陳某,凶神惡煞般衝了進來。

“所有東西都給貼上封條,這間大廳裡的人全部控製!”

“手機冇收,一個個排好隊!”

“中間那個是秦葉軒是麼?單獨押到旁邊審問!”

“哼,他那個小姨子,還是學生吧?一樣給我扣起來,姐夫跟小姨子在這裡到底乾什麼,那得問清楚!”

宋主任掐著腰,做這種事也是輕車熟路。

上次一個富豪舉辦晚宴,不長眼,冇請他宋主任,結果宋某就帶人封了宴會,當場把人抓走,關了半個月,最後那富豪帶著一千萬,跪地求饒才放過。

所以,對秦葉軒這樣的小角色,他宋主任都覺得大材小用。

一番凶狠的命令下達,對麵,餐桌上的人卻冇一個動的。

人家該吃飯的吃飯,該喝茶的喝茶!

草!

宋主任勃然大怒:“都他媽耳朵聾了?逼著我動手是麼?”-